野蠻游正在傷害“野長城”

2020-08-24 11:09:28 標題分類:游后感 關鍵詞:野蠻游正在傷害“野長城” 閱讀:26

暗開收費棧道 周邊水體污染嚴重 野蠻游正在傷害“野長城” 一段早在2013年3月就被確立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并設立禁止攀登警示的古長城,如今卻被“開發”成了熱門的野游景點;當地村民當起了長城的門票收費員;本是長城腳下的志愿者,卻收取引路費,當起導游……野蠻旅游正在對北京黃花城長城造成不小傷害。 是野游,還是野蠻旅游? 新冠肺炎疫情趨穩,北京周邊游開始熱了起來,尤其是京郊尚未開發的野長城更是受到不少人的熱捧。位于北京市懷柔區九渡河鎮境內的黃花城長城便是其中之一。這個“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至今未曾開放旅游,屬野長城。但因其可通向慕田峪等多段知名長城,加上其緊鄰有著“金湯池”美譽的黃花城水庫,許多游客慕名而來。 6月6日,記者站在黃花城水庫邊上看到,黃花城長城被安四路一分為二,左邊架在黃花城水壩之上,右邊則多為裸露在路邊的斷壁殘垣。靠近水壩,一塊由北京市懷柔區文旅局和九渡河鎮人民政府聯合豎立的藍色警示牌十分醒目:“保護長城,人人有責。未開放長城,禁止攀登。” 繞過警示牌,通過水壩,來到長城腳下,同樣的警示牌再次出現。沿山路繼續向前,一塊被涂抹過的警示牌立在路邊:“果園地維護費,一人10元。”一位村民坐在山路中間,向來往的游客收取過路費:“10元登長城,可掃碼支付。不接受討價還價。” 記者掃碼支付10元錢后,這位村民放行并提醒道:“穿過這片果園,見路右拐,左拐是水庫邊,右拐是長城。” 未成年游客攀“焊梯”登長城 在這條可以接近長城的山路上,一些險峻的路段還專門安置了“焊梯”。沿著山路行進五六百米后,記者在一個烽火臺下,觸摸到了長城墻壁。但由于城墻全線封閉,高達數米的城墻,如何上去呢? 烽火臺的一個角落里安置了一個七八米高的“焊梯”。梯子連接地面和烽火臺上的窗洞,由此可登上長城。為了固定梯子,城墻被戳進去好幾根鋼筋。 登上烽火臺,記者看到,長城上幾名外國游客坐在地上邊喝紅酒邊聊天;一對老年夫婦攜手坐在長城的碎石邊上,看著遠處的風景;6名來自同一個公司的游客正在舉行團建活動…… 由于缺乏修繕和維護,這段長城的城墻不僅風化嚴重,游客對墻壁的破壞也十分明顯,除了刻畫的痕跡外,大小便、香煙盒、水果皮等也隨處可見。 一名驢友說,沿著這段長城一直走,可到知名的箭扣長城和慕田峪長城。有的老外一走就是三天三夜。“晚上還可以安營扎寨,沒人管。”游客在長城上過夜的事,也得到了那名收費村民的印證。 記者了解到,這名村民已經在這里居住了10多年,他不僅在黃花城水庫邊經營著垂釣生意,還在自家果園中開辟了一條登城路,收取過路費,也是門票費。 他說,登野長城是不允許的,近年來,北京市文物局也加大了巡查力度,設置了一些負責長城環保的公益志愿者和長城保護工作人員巡山。如果被發現,梯子肯定要被鄉鎮沒收。據稱,登城所用的梯子就被鄉鎮沒收了3次。為保險起見,他會早晨放梯,晚上再撤掉。 記者駐足看到,一茬一茬的游客,順著梯子爬上城墻,有的沿著長城一路遠行,不見了蹤影。 野長城腳下的產業鏈 能登上黃花城長城的路,不是只有這一條。6月7日凌晨4點,同樣的登城點,梯子不見了。村民說,上午來檢查的多,中午以后開放。但村民隨后指了指長城腳下的方向,說那兒還有一條密道可以隨時登長城。 順著村民所指的方向,記者果然在水庫下游的一家農家樂門口,看到了“游覽長城”四個大字。掃碼支付10元后,在老板指引下,通過農家樂后院一條密道,可徑直登長城。不同的是,這條路開發得更為規整,除了臺階上清晰的指引標志外,路邊也用鐵網和繩子做了防護處理。 行至半山腰,同樣的藍色警示牌立在路邊:“保護長城,人人有責。未開放長城,禁止攀登。”但多數游客視而不見。 除了個人游,一些旅行社也盯上了這塊“肥肉”。 6月7日,記者看到一家名為“游美營地”的旅行社正在為4個家庭共13個人,舉辦一場以家庭為單位的野長城親子游活動,每人收費500元。當記者跟團暗訪時發現,該旅行社始終對游客誤導,宣稱此處是北京著名的“水長城”(北京黃花城水長城旅游區)。 為這家旅行社做導游的人叫王天和(化名),是長城附近的公益志愿者。“像這樣的活兒,一次能掙300元。”王天和告訴記者,現在來野長城的旅行團特別多。 記者看到,安四路邊,不少身穿“長城保護”工作服的人對登長城的游客視而不見。過了一會兒,其中一個身穿工作服的人與王天和交談。他說,當前,文物局對他們這些文保人員的工作要求很高,違法登長城和亂刻亂畫是要罰款的。為謹慎起見,他希望一次上去的人數最好別太多。 “金湯池”成臭水溝 8月1日,記者再次來到長城黃花城段腳下,發現上述“焊梯”路線已經不通。但農家樂后院的入口依然正常“營業”,唯一不同的是,行至半山腰竟又多了一個收費處。“隔壁那條梯子入口兩周前遭人舉報,梯子再次被沒收。”收錢的果園村民說,這條路之所以至今暢通,是因為這條路被修繕得較為“規整”,且終點正好連接長城的烽火臺門洞,可謂是一條“正道”。僅一上午,就有30多人通過此路上去。 因野長城旅游火熱,周邊的農家樂、民宿、釣魚、停車等生意非常興隆,附近的黃花城水庫已被嚴重污染。 為防止水源受到污染,懷柔區水務局2010年立碑警告,請勿在河流、水庫內釣魚。 記者6月、8月兩次進入水庫邊的垂釣區暗訪,都發現垂釣者們滿載而歸,留下一地垃圾:礦泉水瓶、零食袋、衛生紙。“只要給錢,想干嗎就干嗎,沒人管。”一名垂釣者說。 走在水庫岸邊,一股股惡臭從水面襲來。還有一個廁所直接建在水庫邊,供垂釣者和登長城者付費使用。記者在水庫中段看到一條漂滿褐藻和垃圾的臭水溝,臭水溝的盡頭與水庫相連。時不時有快艇經過,快艇上的工作人員隨手撈取一些漂浮在水面上的垃圾后,快速離去。臭水溝和水庫的水一同混合后,沿大壩飛流直下,最終經懷九河匯入懷柔水庫。 水庫邊,一塊河長信息公示牌顯示,要求做好段內河湖水面及周邊環境保潔,及時發現和制止傾倒垃圾、偷排私排污水廢水、污染水源等行為。一名當地村民說,黃花城水庫是村民共建,過去水很干凈,但自從幾個“有權勢”的人承包以后,水邊就經營起了垂釣相關項目,大多數村民心有怨言,也不敢言。 (《半月談》)

聯系郵箱:1390477380@qq.com 客服QQ:1390477380

凯时官网首页 - 凯时kb88.com首页 - 凯时kb88.com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