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長城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薇——延慶海字口一南山路邊垣一雙...

2020-09-19 08:15:10 標題分類:游后感 關鍵詞:看長城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薇——延慶海字口一南山路邊垣一雙界山長城 - 北京游記攻略 閱讀:0

與蕭老師相約走一段海字口附近的邊墻,終于得以成行。同行的還有挨拍的兔老師、傅老師。在長城文物保護碑旁邊尋路上山。夏季草木旺盛,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視線,特別是到后面墩臺的時候,遠處無法拍出效果,近處又無法拍出全景。(距離起點0.01km 當前海拔744m) 一路都有殘磚相伴,越往上,殘磚越多,甚至出現完整的磚。根據上次村民的介紹,村子附近的磚,甚至石條,都被拆了建學校、民房了。離村近的墻體保存很高,約有三四米高。墻寬約3米,加上兩側被拆的包磚,墻的規模等級還是很高的。穿過票子的路,基本就是邊墻在村中的走向。(圖片前為蕭老師,后為挨拍的兔老師) 站在墻上向東北方向眺望,四海冶-海字口一線的狹長盆地盡收眼底,四海城東側三座護城墩(其中北側一座現為通訊器材塔,中間一座為復建,南側一座基本保持了原貌)清晰可見。這個谷地地勢低平,溝谷寬漫,可通大隊人馬,向越過海字口村南側的山梁(杏樹臺梁,或名雙界山),可直抵黃花城。因此,沿這條溝谷,修建了東路邊垣、南山路邊垣、雙界山長城、二道關長城、黃花城長城5道邊墻,二道關與雙界山之間還有一 道三道關(村民現稱三道邊子),共計6道防線,防線密集程度及重視程度,不亞于三十里關溝。 秦時明月,殘照在邊墻之上。 秋風習習,有野菊花在向陽的坡上招蜂引蝶。 花叢中的蕭老師與傅老師。 藍天與白云,極盡嫵媚。 長城文保碑上行大約300米,有第1座敵臺,延慶127號敵臺。這座敵臺為方形石臺,四面基本保持直立面,高約3米余,兩端與墻體均有間隙,寬各約2-3米。這種情形,與海字口村東的敵臺相同。(距離起點0.30km 當前海拔806m) 年初(元月5日)所拍的照片,沒有樹木的遮擋,略能體現該臺的全貌。臺兩側的間隙是否有意所留通道?如果是預留通道,為何兩側皆有,有一條通道不就行嗎?結合這段墻體包磚被剝的情況判斷,還應是拆除包磚的結果;另外,這段墻應是分次修建,早期修建了質量較高的敵臺,臺體堅固,立面保存較好,后期才包磚,近現代包磚被拆除以后,露出里面的石臺,依然完好;甚至,石臺與墻體修建的年代都可能會有差異。 再上行一百余米,是第2座敵臺,延慶128號敵臺。這座臺子與127號臺形制相同,兩端與墻體間亦有間隔。(距離起點0.43km 當前海拔827m) 也用年初時的照片對比一下: 往上行,山勢漸陡,墻體漸窄,石材體量漸少。(距離起點0.52km 當前海拔871m) 保存較好的地方,仍然可見墻體立面,只是墻高只殘存1米有余。(距離起點0.52km 當前海拔874m) 接近山頂,墻體中夾雜著少量山險墻。(距離起點0.56km 當前海拔902m) 山頂的邊緣,即是一座大墩臺。這座臺在墻體內側,規模巨大,似乎是烽火臺,而不是敵臺。這座臺子已經坍塌,為毛石所壘,毛石間有大量殘磚,未見明顯灰漿。墩東北角,有小型窩鋪——長城遺產網未標記的窩鋪(或者鋪房)。(仍用年初的照片) 過129敵臺,墻體繼續向西北方向延伸。(距離起點0.63km 當前海拔927m) 墻體盡頭,也是轉折處,位于一個高點,西北方向通一段山脊,東南方向連接主墻體,東側為四海-海字口的溝谷,位置極為重要,此處當有一處墩臺。此次請教了蕭老師,認為或為一座炮臺——遺產網未標記的炮臺。(距離起點0.69km 當前海拔928m) 除了此處當有臺,向西北延伸的山脊,須是加強防范之處,沿途皆是斬山為崖的的崖壁或陡坡,年初在雪地里艱難跋涉,對那一段山脊即已懷疑是一段支墻,或者梢墻。此次請教了蕭老師,這種地勢,應為梢墻無疑——遺產網未標記的梢墻。在春天從九眼樓向西走南山路邊垣的時候,也遇到一截接續墻體的小山脊,當時也是前行了一段,認為應當也是梢墻,結合各處支墻,特別是墻子路一帶大量的支墻的分布規律來看,這種判斷基本不會有誤。 炮臺處向下,山勢較陡,仍沿軌跡,回退一小段,從密林中穿過去。這段路冬天走時就不容易分辨,夏季林子又長起來,把僅有的路徑痕跡遮蔽得更加難尋。(距離起點0.86km 當前海拔905m) 墻上灌木濃密,時而需要在墻下繞行。130號敵臺,也是一個坍塌的大石臺。(距離起點1.00km 當前海拔899m)130敵臺南側,借助邊墻、墩墻與地勢,構成一個下沉式的天然窩鋪。后來在窩鋪南側觀察,其實窩鋪東側是有人工墻體的——此為遺產網未記載的窩鋪2。(距離起點1.14km 當前海拔899m)想起附近好像有一座大的鋪房,或者堡砦,于是我折回頭去尋找,原來是記錯位置了,該在下一個敵臺附近。不過卻在回探鋪房的過程中,順陡坡往山勢下行了一段,下到了下一個溝底。本來此處墻就有四五米高,墻下的陡坡更有差不多十來米深,明顯是人工開挖的壕塹與鏟偏坡。 回到墻上,繼續前行。墻體外附著一處長方形的下沉式圈墻建筑,長度大概有二十來米,寬數米。(距離起點1.22km 當前海拔902m)  圈墻南側,邊墻主墻體有一處缺口,上次我以為墻體本是連續,被人為挖斷了。這次蕭老師結合這個缺口,認為是一處“牛馬墻”,即在有敵情入侵時,掩護百姓牲畜撤至關內,布置火銃阻擊敵人的矮墻,后期演變為炮墻。這種防御措施,在宋人的防守書籍中有論述。(距離起點1.25km 當前海拔905m) 而墻體缺口南側,是一個面積更大、接近方形的“堡砦”,即我之前返回尋找的那處堡砦。由于林子過密,照片中基本無法識別。(距離起點1.27km 當前海拔908m)一座“牛馬墻”,一座“堡砦”,在墻體缺口南北兩側對稱分布,蕭老師判斷,這個缺口不是現代人為挖斷的,而是當初修墻時開設。如此這么一分析,蕭老師果然高見,——此處分布有疑似1座“牛馬墻”、1座“堡砦”、1道關口,為遺產網未記錄的設施。其中這座堡砦座落于墻體之外,也是有些奇怪。仍用年初雪地中拍攝的照片對比: 鋪房左前方,是延慶131敵臺。這座敵臺通過一座支墻與主邊墻相連。這種臺,應當不是敵臺,而是墩臺了,遺產網的分類似有不妥。蕭老師叫它腹里橔。遺產網也體現不出這段支墻。(支墻,距離起點1.34km 當前海拔917m)131敵臺,即腹里接火墩。(距離起點1.36km 當前海拔922m) 131敵臺南側,還有一段東西向的平等于支墻的墻體,與支墻、主邊墻構成封閉的空間,正應是又一個小窩鋪,本次行程中的窩鋪3,也是遺產網未記錄的附屬物。 在131敵臺上休息了一下,提前消息了大家所帶午餐,特別是分享了蕭老師所帶的鴨肉與啤酒,真是美味! 羨煞漫天云朵,都湊上來圍觀。 從此處可以看出,這段墻在折向西南后,一直在沿一條溝谷布置防線。這條溝谷,直通四海冶。 又行數十米,又是一座大墩臺,延慶132敵臺。墩臺間有黃土做為粘合劑。(距離起點1.43km 當前海拔941m) 也對比一張冬季時的照片: 墩臺南側似為門,有墻向南延續,應當也是鋪房,窩鋪4。現在基本有規律了:這一帶坍塌的墩臺,比127、128敵臺規模均更大,且全部坍塌;墩臺附近一般均有窩鋪。 又行約一百余米,為133敵臺。(距離起點1.58km 當前海拔975m) 冬季時的照片對比: 這座敵臺南側也有鋪房,為窩鋪5。(距離起點1.63km 當前海拔995m) 133敵臺頂部,有一個坑,不知是否燃放烽火的灰坑?就這一帶敵臺的規模來說,都較為高大,且守在溝谷上方,是否兼有烽火臺的功能?蕭老師說:由于臺子坍塌嚴重,不好做出結論。 冬季所拍的角度較好的窩鋪照片如下: 沿墻繼續前行,此處墻體較寬,比之前部分地段等級略高,應當是這段溝谷的防守更為緊要。(距離起點1.70km 當前海拔1011m)  墻體內側面是整齊的石塊,保留有較好的立面。 外側立面參差不齊,結合墻上一直相伴的殘磚與之前海字口村民介紹的情況,這一帶墻體應當都有包磚,接近村子處,墻體與敵臺兩側都有包磚,遠離村子處,應是外側包磚,內側毛石。 134敵臺周圍有完整的圈墻,這是一座完好的護墩院。(距離起點1.95km 當前海拔1058m) 134號敵臺的圈城之外有鋪房,此處鋪房在墻體內側,東南方向有門。仍然借用冬季的照片。此處鋪房規模較大,且歸為堡砦,為遺產網未記錄的堡砦2。 134敵臺前方,有一段墻體之上,完好在保存著三層拔檐磚,這在海字口-岔石口段的墻體上也有發現,也是三層磚。這段海拔較高,墻體僅有1米余,應當是原貌即是如此。因此,這段墻,主要是交通線,而不是防御的墻體。(距離起點2.25km 當前海拔1113m) 隨著地勢升高,沒有再修太多的墻,而是較多地利用了地勢,斬山為墻,或者山險與墻體混雜,為遺產網分類的山險墻,或者蕭老師所說的斬山墻。遺產網把純山險分類為山險無墻。(距離起點2.29km 當前海拔1131m) 建在巨石之上的墻體,保存狀況相當完好,墻體堅固,立面明顯。(距離起點2.30km 當前海拔1133m) 直接利用了山險,稍加鏟削的斬山墻。(距離起點2.32km 當前海拔1143m)此處略寬于墻體,似為方形臺子,較兩端墻體更為高大,或為建在山險墻(斬山墻)頂的疑似敵臺,為疑似敵臺1。(距離起點2.32km 當前海拔1145m)疑似敵臺頂部,有較量較多的磚,以及灰漿凝結的灰塊。除此以外,遺產網所標識的134、135兩座敵臺間間距過大而沒有敵臺,也不全常理,之前的敵臺分布極為密集,或數十米一座,或百余米一座。 又是一段山險。山險可繞可攀,沒有太大難度。(距離起點2.38km 當前海拔1166m) 與斬山墻相邊的這個地方,與前一處疑似敵臺位置、形態都相近,為疑似敵臺2。(距離起點2.48km 當前海拔1189m) 此次行程的最高點,是南山路邊垣與雙界山的交界點,此處為延慶135號敵臺。這座本次海拔最高的敵臺附近,沒有發現明顯的鋪房堡砦遺跡,倒顯意外。(距離起點2.59km 當前海拔1212m) 135號敵臺冬季時的照片對比如下: 構成135敵臺的石塊中,夾雜著為數不少的形似爐渣石,似乎是高溫燒融的石塊,燒融后的氣孔,以及類似結晶的金屬成份。大家紛紛猜測,先是否定了塤石,然后我在想會不會是火山融巖,蕭老師感覺是在附近打制兵器工具的镕爐的爐壁,用以修筑敵臺。感覺還是蕭老師的意見更接近真相,畢竟四海鎮以前地名四海冶,即因為冶煉金屬包括鐵礦而命名,附近的鐵礦峪、南冶,也出產鐵礦。不過,值得質疑之處就是:1、如果是在山上打制兵器、工具,何如在山下打制后運上來方便?2、如果是將镕爐壁的殘塊作為筑墩材料,何如就地取材方便?本次行程的一項重要任務,是查訪謊炮兒口,或荒坡兒口。蕭老師已經不止一次質疑謊炮兒口在何處。我想起我曾經走過這個溝谷,谷口寬闊,谷底幽深,似是連通南北的一個通道。因此,有了想法要來探探此溝。夏季林木茂密,看不清溝底,仍用冬季的照片示意此溝的狀況。 從135敵臺往下,一路是巨大的石龍,比135敵臺東側的殘墻不可同日而語。溝谷內這段邊墻規模一定非常雄偉。行至溝谷最低處,應是一處關口,關口東側,明顯一座曾經的敵臺殘基,當為疑似敵臺3。這在遺產網上也沒有記錄。從135敵臺至這座關口,垂直高差為50余米。(距離起點2.82km 當前海拔1159m) 蕭老師在前面走,往關口北側探察,向北地勢更低,有明顯路徑,溝中有三道橫向土壩,分明是三道壕斬。這條路徑,定然是通向四海附近,如果沒有壕塹,這條溝是可以通眾騎的;即使是有壕塹,現有路徑通連騎也無問題。 溝谷南側,路徑不明顯,但林下植被稀疏,或者道路也通。如果能夠走通,當是通往杏樹臺方向。這條溝會是謊炮兒口嗎?乾隆八年重修的《宣化府志》所載延慶州四境圖有荒坡梁,位于海字口城西側,大勝嶺南側,東灰嶺東側,按這個位置,大致相符。但志書地圖畢竟是示意,多有不準。 就這條溝的溝谷地勢來看,其北側通四海冶或大勝嶺,南側沿安四路通杏樹臺-二道關-黃花城。 這條溝谷,也是南山路邊垣海字口向西的一條地勢低洼的重要溝谷,再往西,是海拔1500米左右的鳳坨梁,從那兒翻越這道大梁的可能性不大。 《四鎮三關志.夷部考.昌鎮夷部.入犯》說:“由永寧南山謊炮兒、又石橋口迤東臺子溝,南來至二道河分路,東南由韓家川、老長城犯黃花鎮鷂子峪。正南由白龍潭,東南由鶯窩嶺亦犯黃花鎮。由磚廟兒嶺南來犯門家峪、東灰嶺、賢莊、錐石。”《四鎮三關志.形勝考.昌鎮形勝.乘障》說:“西水峪口永樂年建,通永寧南山謊炮兒并韓家川,通眾騎,極沖。”這么說,謊炮兒口是通過韓家川、二道河一線通黃花城的,并不是通過雙界山通黃花城的。這個口并非謊炮兒口?如果不是,這么一條重要的通道,為何志書上竟然沒有記載?這個地方,該是什么關口?從下圖可以看出,海字口村西的南山路邊垣一帶,除我們腳下的這條溝谷外,西溝外、西溝里可能的埡口,因海拔高、山勢險峻,不太可能是通眾騎的地方,而且線路均通往杏樹臺-黃花城一線。 倒是西側,馬蹄灣(韓江口)東側,偏坡峪口一線,有路可通二道河、大莊科,又可分兵進犯黃花城、鷂子峪、門家峪等處。那么,謊炮兒口會在偏坡峪嗎? 于是商定,再找時間,從四海沿這條溝谷上行,然后繼續向西行走,從西溝里-西溝外一線下山,仍回四海;之后,再接續往偏西走,繼續尋找謊炮兒口。 回至135敵臺處,沿山脊尋找通往雙界山邊墻的路。(距離起點3.54km 當前海拔1184m) 雙界山邊墻,也是一段奇怪的防線,志書中亦沒有記載。《長城踞北》及《北京北部山區的古長城遺址》等資料均認為是北齊長城。并言發現有北朝陶片。從地勢山脈走向看,其主體部分沿東西走向的延慶懷柔的界山分布,向東直通九眼樓。其西段大體是東南-西北走向,雖然與南山路不是直線,卻是山脈海拔最高的連線。如蕭老師所說:雙界山那個埡口,其地理位置非常類于山西勾注山上的雁門關地形——這個地方,可以寫一篇碩士級別的論文了。對這個地方長城的探究,有助于理解明代君臣的內心想法——對他們的長城選址指導思想作一評點。如果在埡口置一關口,修好長城,黃花城可以高枕無憂。 往雙界山邊墻去的路,位于與南山路邊垣所在的山梁相交的另一條山脊上,兩側皆是峭壁陡坡,應是以山險為墻;雖然人工的墻體并不相連,但在長城遺產網的地圖上,走勢卻是相連的,應當是把這段山險包括在內了,或許,這段山險,就是經人工鏟削的山險墻。 (距離起點3.58km 當前海拔1180m) 行數百米,終于見到墻體。墻體終點止于巨石,修筑得較為簡易,毛石多為不規則的石塊。(距離起點3.80km 當前海拔1120m) 往下的墻體,漸成石壟。(距離起點3.80km 當前海拔1121m) 再往下,墻體漸寬漸高,開始有了立面。自此以后,墻體均保存狀況良好。從石壟、立面來看,與南山路邊垣均無大的差異,并且自此一直延續到杏樹臺梁埡口,基本都是這種立面保存完好的石墻,而北齊長城應當無法保存這么長的完好墻體。也就是說,雙界山這段邊墻,現存肯定是明長城,至于是否北齊長城基礎上所修,還需要專家學者進一步考評了。(距離起點3.86km 當前海拔1102m) 延慶022號城。這是一座小型堡砦類的城池,屯兵之用。不過,這么高的位置,是缺乏水源的,生活用水還需要從山下背上來。(距離起點3.97km 當前海拔1071m)堡砦的門位于東南側。 南行百余米,邊墻內側有一座鋪房,為本次遇到的窩鋪6。(距離起點4.13km 當前海拔1040m) 窩鋪亦設門,位于東南側。(距離起點4.17km 當前海拔1033m)438號敵臺,西臨絕壁規模較大。突然意識到,又界山西段,南北走向的這段墻體,主要控扼的是西側的溝谷,即我與蕭老師下到溝底查看的那條無名溝,可從四海、大勝嶺直通杏樹臺的這條溝谷;沿途的幾座墩臺、小城,也位于懸崖之上。(距離起點4.29km 當前海拔1026m) 站在這座敵臺之上,可遠眺西北方向的鳳坨梁。那兒的海拔在1500以上,兩側壁立千仞,難以逾越。 近處的大溝,即是我們探察了埡口的那條溝。因此,即使鳳坨梁東側有兩個豁口,即通西溝里、西溝外的豁口,也絕非敵虜通行的道路。 保存較好的墻體。(距離起點4.37km 當前海拔1024m) 437號敵臺,內側偏西側是一塊地勢較高的臺地,基本分辨不出敵臺模樣,外側有圈城,為未記載“墩院”2。根據墻體走勢,似乎圈墻在主墻體外側。但因是一座圈城,也可以認為劃分沒有那么清晰。(距離起點4.73km 當前海拔958m)圈城砦門,在東南側。 436號敵臺,也是一座大墩臺,面臨無名大溝上方的絕壁之巔。(距離起點4.85km 當前海拔957m)站在懸空的墩臺西側,可以渺視遠近山巒,溝底深處的杏樹臺村。站在臺角,不由得蕩胸生層云,決眥入歸鳥,蕭老師信口吟出“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薇”的詩句。 以前不明白為什么要修這段雙界山邊墻,這次與蕭老師一起重走,才體會到這段邊墻即要防正面,又要防側面(即無名大溝)偷襲之敵。 站在此臺,可以遠眺鐵礦峪長城及西大樓。 蕭老師推測這座臺是圓臺,很有道理,這一路數座大臺,均看不出矩形邊框,估計都可能是同一模式。與墻體連接處,蕭老師在尋找踏臺臺階與門。 435號敵臺,照片中看不出形狀了。(距離起點5.21km 當前海拔930m) 冬季沒有樹木遮擋的時候,從遠處大體可以看得出墩臺模樣。 這座敵臺旁邊也有鋪房,按其規模,可歸類為“墩院”3。照片中無法識別了。(距離起點5.43km 當前海拔917m) 433號敵臺附近,地勢較低處亦有矮墻,但由于接近埡口,無法分辨是山林擋坡,還是關口附近的攔馬墻了。 之后在灌木叢中穿行,下到杏樹臺梁的埡口,在山口,想尋找傳說中的北朝陶片,卻是沒有線索,只好作罷。就此結束全天行程。   小結: 1、關于墻: 1)南山路邊垣段,全程有磚,其中靠近海字口村的墻與臺,應都包磚(都被剝皮了),往上,外側包磚,墻頂三層檐磚。高處磚少,不好判斷,但一路都有。 2)雙界山段,應均為石墻。 2、延慶127、128兩座敵臺,為石臺,仍然保持直立狀況,與墻體間有間隔,疑修建年代有先后,包磚被剝離后,形成現狀。 3、尋找謊炮兒口之無名大溝:雙界山與南山路交界處,西側一條無名大溝,溝口有殘墩(長城遺產網未標),溝北側有三道壕塹,位置極為緊要。往雙界山的途中,這條溝谷一直相伴,直接通杏樹對。無論是否謊炮兒口,都是緊要關口,都是重大發現。 4、尋找謊炮兒口之待續:謊炮兒口很可能是偏坡峪一線的關口,有待以后再前往探察。 5、為什么要修雙界山邊墻:雙界山的墻與墩,不但要防外線,還要防這條無名大溝。大的墩臺,均扼守于這條溝的懸崖峭壁之上。 6、我們所探察的無名大溝,是溝通四海冶大勝嶺至杏樹臺黃花城的重要通道,志書竟然不記載,也是奇怪。 7、雙界山邊墻,應當是一條重要的防線,竟然在志書中未見記載,也是非常奇怪。 這段邊墻現存墻體屬于明長城,但何時所修,已經無考。傳說中的北齊長城,并無依據。至于是否在北齊長城基礎上修建,本次無法作出結論。 8、蕭老師認為: 雙界山那個埡口,其地理位置非常類于山西勾注山上的雁門關地形——這個地方,可以寫一篇碩士級別的論文了。對這個地方長城的探究,有助于理解明代君臣的內心想法——對他們的長城選址指導思想作一評點。 不知當年為什么沒有重視這一線長城的修筑。否則,黃花城可以高枕無憂了。 9、在一個墩臺殘址碎石堆中,發現數量不在少數的經過高溫煅燒的石塊,已經琉化,上有大量氣孔。是否四海冶煉金屬廢棄的爐渣? 哪天一起再走雙界山東側的殘墻,一直向東,看與哪里的長城接界。 至于謊炮兒口在哪兒,把偏坡峪看過,再作結論。 2020-9-9,11日補記 ( 本文作者 : 客舟聽雨 )

聯系郵箱:1390477380@qq.com 客服QQ:1390477380

凯时官网首页 - 凯时kb88.com首页 - 凯时kb88.com最新网址